關於部落格
  • 281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人生就是不停的應酬

話說我有不少的朋友在這幾年陸續的搬到多倫多, 所以當出得知我受選參加在多倫多的國際性受訓的時候, 一方面雖然扼腕與雅典錯身而過 (另一國際性受訓的地點所在) 另一方面卻也對於能與許久不見的好友們相聚而感到興奮. 在出發之前, 我就與大家連絡好, 並與其中一位朋友J約了星期二見面. 我的班機原定星期日下午四點多到, 但是由於天氣的關係嚴重誤點, 一直到晚上八點半才到飯店, 讓我僥倖的逃過當天晚餐前的雞尾酒會. 勉強趕上了晚餐 席間, 當然是不能免俗的跟有緣同桌的人哈拉聊天, 大家都是一副 “好高興認識你”的樣子, 但是我很懷疑他們隔三天再看到我的時候到底真的記不記得我是誰呢? 星期二上課途中, 突然接到一封來自受訓導師其中一位的email, 她說她是紐澤西的分公司的經理, 所以想要請我和其他三位紐澤西來的同事當天晚上下班後一起聚個餐, 喝點小酒, 認識認識 我心想, 天啊~ 我已經約了朋友了, 況且我又滴酒不沾, 所以寫了email問其他三個人要不要去, 沒想到他們三個都沒問題, 我就開始傷腦筋了. 如果說有人也沒去, 那就算了, 但是如果我是唯一一個沒出席的, 會不會算不給這個經理面子呢? 以後他會不會覺得我很跩, 所以把我派去給一些爛客戶呢? 越想就越煩惱, 最後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給朋友, 跟他解釋了這個情況, 幸好他很能了解, 叫我放心的去跟同事聚餐, 我們可以改約別天 當天晚上的晚餐也不能說不愉快, 只是我慢慢了解到, 外國人的吃飯pace真的是很不一樣! 當天我們在飯店大廳約了七點見, 走到餐廳已經是七點半了, 大家就座以後是整好以暇的叫酒喝. 邊喝邊聊, 我肚子已經開始咕嚕咕嚕叫了, 可是看大家一點要點菜的意思也沒有, 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聊天 (心裡已經開始吶喊 “老娘很餓了耶!! 可以給點吃的嗎??”) 等到我們超級友善的娘炮侍者第三次回來熱情洋溢的問我們可以是否可以點菜了, 大家才打開菜單 …..點了開胃菜!!! 當天晚上吃到十一點多才罷休, 聽說另一桌華盛頓分公司的在吃完飯後還繼續去酒吧續ㄊㄨㄚ, 真是太厲害了…. 兩個禮拜的訓練當中又有另外兩次的雞尾酒會, 我不知道別人是否跟我, 一樣人前笑容滿面, 精神百倍, 人後無精打采, 只想趕快開始吃飯/回房間睡覺, 如果是的話只能說他們掩飾得真好! 還是說外國人只要有酒就很高興? 每次會場的門一打開, 大家就蜂擁而上擠在酒吧旁點酒喝, 我老是把自己的drink ticket送給其他人 (也因此贏得了一些莫名的友誼 XD) 等到人手一杯後, 才慢吞吞的靠過去要一杯可樂, 再投入戰場, 噢不, I mean, 會場, 繼續’networking’ 等到受訓告一段落, 我也鬆一口氣, 想說我終於可以開始在職場上努力向前衝, 不用再繼續為了建立人際關係而應酬. 沒想到開始上班的第三天, 接到經理的一封email, 上書 “為了與客戶建立更好的合作關係與提前慰勞大家在即將開始的旺季的辛苦工作, 我們決定在x月x日於xx餐廳舉行 Happy Hour小聚, 請大家踴躍出席.” 我彷彿又掉入了兩個禮拜前的兩難, 一方面不想被說成不合群而拼命說服自己應該出席, 另一方面又吶喊著 “我又不愛喝酒, 去了吃吃喝喝後還要開個一個半小時回家, 這種免錢的酒菜我不想要啊!!” (OS: 不如折現給我還是讓我早點下班吧…..) 到現在, 我才開始了解, 原來以前常聽到台灣男人說不得不去應酬的說法, 原來不是完全的藉口啊….. 還是我該開始練習愛上喝酒, 這樣我聽到 Happy hour 就會爽到忘了我還需要睡眠這件事??? PS. 上班第一個禮拜就有一天加班到九點, 從這個禮拜開始, 除了禮拜五可以六點走以外, 每天都要準備上到八九點才能下班, 從這個客戶開回家要一個半小時, 所以早上六點起來, 可能回到家都已經十點多了, 好 - 慘 - 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